共享汽车遭遇“倒春寒”?

希尔顿网上娱乐

2018-10-22

  有业内分析表示,受车辆维护、人工成本、停车位和市场红利的限制,国内分时租赁三五年内都很难实现盈利。

  三月春暖花开,此时,却有一家被业内誉为运营不错的分时租赁汽车公司,因扛不住资本压力倒下了。 3月10日,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,而停运的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。

与打得火热的小黄、小蓝和小绿共享单车相比,被誉为春天已至的共享汽车最近频繁遇到麻烦。 友友用车的倒闭,能给如今一窝蜂的共享汽车市场带来什么启示?  高运营成本考验融资能力  友友用车原名友友租车,成立于2014年3月,它最初做的是P2P模式的私家车共享平台。

2015年10月,友友租车更名为友友用车并开始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业务。

  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友友曾拿过两轮融资,累计达2000万美元,最繁荣时期其规模达到:拥有自有车辆300辆,分布在写字楼、小区、郊区等地近70个网点。

到2016年8月底,友友用车主要在北京市场,运营车辆仅剩200辆,运营网点减少至50个。   与友友同期运营的,还有Gofun出行、巴歌出行、绿狗租车、一度用车、零派乐享、壹壹租车等近10个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品牌。

虽然友友每台车的运营效率,称得上是业界最优水平,但依然难逃一死。

  原友友用车联合创始人蒋擎对媒体称,虽然友友已基本做到收支平衡,但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,办公场地、停车、充电和人员等方面都是绕不过去的高成本,公司整体实现盈利难度很大。

都是一样的在亏损,但现阶段谁的资源更多,融资能力更强,是最重要的。 蒋擎表示。   分时租赁无疑是一块好蛋糕,但却不是一口就能吃着。

从全球范围来看,汽车共享并不是个新生事物,汽车厂商已经做了很久,国外也有成功案例。

奔驰的car2go在全球9个国家投运近万辆,在国内重庆等城市已经开始运营。

但即使是比较成功的car2go,也用了7年才盈利,前5年都是入不敷出。   共享汽车平台发展痛点  1.自购车辆资金压力大  分时租赁平台的车辆是自行购入,规模化才能抢占市场,但同时也带来高额的资金压力。 加上大部分本土品牌新能源车型的二手残值特别低,这部分资金相当于纯投入。   2.停车成本高企  为了让客户有随借随还的体验,网点是关键。

但停车成本高是分时租赁企业面临的最主要问题,在一、二线城市核心地段,单辆车仅停车月租成本少则四五百元,高则上千元。

  3.充电基础设施落后  由于充电桩的不普及,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也面临着里程焦虑和充电问题。 因充电等基础设备不足,车辆的调度、充电问题,都需要大量人力,加大了平台的运维成本。   4.难以做到自由取还车  不同于共享单车的自由随意取还车,共享汽车的停放受到市政的严格管控,定点取还车的车辆和网点数量要做到足够规模,需要高额成本支撑。   5.号牌稀缺  在北上广深等限牌城市,越来越稀缺的新能源汽车资质牌照,也是制约分时租赁汽车扩大规模的障碍。

  平均单辆车亏损在一天50元~120元  有业内分析表示,受车辆维护、人工成本、停车位和市场红利的限制,国内分时租赁三五年内都很难实现盈利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时租赁平台的运营总监告诉记者,不包含人工在内,仅汽车自身成本、停车成本、充电费用和运维成本等,一辆用于分时租赁的新能源汽车,平均单辆车亏损在一天50元~120元。   记者了解到,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提高效率的方式之一便是投入更多的车辆,车辆的投入则意味着各种成本的提高;同时还要做到网络足够密集、便利,这使得共享汽车的成本要求显然高于共享单车。 巴歌出行CEO孙杨认为,2017年是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关键年,资本也会在今年出现入局投资高峰,产业链也会逐渐走向成熟。

记者获悉,当前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平台在融资渠道各显神通,其中一度用车A轮融资亿元,而零派乐享则是融资大户乐视投资运营,Gofun出行背后是首汽集团,但大众汽车也有战略投资。 然而仅靠这些,谁都不敢打包自己能跑到最后。

  高热度亏钱也要抢着干  虽然障碍重重,但新能源汽车的红利,让分时租赁领域创业热度不减。 记者粗略计算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深圳等主流一线城市,大小运营中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品牌多达20多个。 普华永道思略特的报告指出,未来5年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将以超过50%的增幅继续发展,分时租赁市场预计在2018年后将逐渐趋于明朗,主流企业会通过并购形式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和领先地位。 未来分时租赁市场也将形成3~4家全国范围内绝对领先的企业。

  记者观察。